封面圖.png

一、         行情回顧

 

全周,各主要指數表現:上證綜指跌0.93%,深證成指跌1.61%,創業板指跌0.94%;同期,上證502.23%,滬深3001.99%,中證5000.11%。

 1.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行業方面,28個申萬一級行業中10個上漲,其中,公用事業、傳媒、建筑裝飾、綜合、通信漲幅前五。

2.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兩市成交額回落。其中北向資金凈買入115億元,南向資金凈買入143億元。

3.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二、         市場展望

 

本周公布11月經濟數據,固定資產投資持續偏弱,地產投資各環節增速雖然略有反彈,但仍然處于深度負增長區間,對經濟增速拖累明顯,基建投資增速也持續偏低。制造業投資持續高增,且高新技術行業貢獻明顯,上游和傳統行業投資意愿相對偏弱。

 

消費持續呈現走弱態勢,餐飲消費重新受到疫情擴散影響,且居民收入受到服務業景氣度拖累顯著制約消費反彈空間,總體來看經濟需求持續偏弱。生產方面,工業增加值增速小幅反彈但行業分化明顯,傳統行業持續偏弱,高新技術行業構成顯著支撐,制造業的產業升級的成果逐步體現。當前階段經濟結構的改善逐步顯現,但總量持續偏弱,穩增長政策的需求度仍然較高。

 

海外商品本周主要受到避險情緒的主導,上半周油價等表現較為強勁,但下半周和風險資產同時呈現出顯著的下跌趨勢。Omicron毒株的擴散性造成歐美疫情重新加劇,同時美聯儲和其他主要央行貨幣政策緊縮速度有所加快,對海外商品市場造成顯著沖擊。疫情后海外商品尤其是有色金屬受到了寬松貨幣條件的顯著支撐,一旦政策轉向價格下行壓力會顯著增加。

 

國內方面,黑色系商品價格反彈明顯,山西處罰超產煤企反映出政策層面對安全生產和能耗控制仍然較為重視,供給預期有所減弱,且基建升溫預期加強,黑色系商品整體的供需關系預期有所改善。但考慮到商品現實需求仍然偏弱,且作為民生保障的重要商品動力煤的保供力度相對較大,相關商品的價格上行空間預計也相對有限。

 

從大類資產來看,毋庸置疑的是,穩增長如何落地或將成為最重要的因素,穩定宏觀經濟大盤有望成為明年最重要的目標,急迫性也更為強烈。急迫性不僅來自于供需雙弱的現實,更來自于“預期轉弱”的社會輿論環境,這一點在“五個正確認識和把握”中得到了充分解釋。

 

市場對高質量發展、共同富裕的理解一度有所偏頗,認為高質量發展就是放棄經濟增速目標、共同富裕就是劫富濟貧、房地產長效機制就是打壓整個產業。但現在中央明確定調,高質量發展是要實現質的穩步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長、共同富裕要先做大蛋糕、房地產行業要保持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等等,不僅撥亂反正、凝聚共識,更是給社會主體以信心,積聚力量推動高質量發展。

 

確定性最高的是穩中偏松的貨幣環境,央行通過降低銀行成本,鼓勵引導銀行定向支持小微、綠色、科技融資。財政和貨幣協調聯動,地方債發行時央行必然配合。

 

穩信用已成現實,而寬信用仍在路上,融資需求能否內生性修復、積壓的居民按揭貸款還有多少釋放空間,都限制了信貸趨勢性走強,社融增速預計穩而不強。一季度財政發力板上釘釘,資金和項目都已就緒,財政部也提前下達40%的地方債額度,有序銜接上半年財政支出。確保初級產品供給決定了今年的商品暴漲行情不會再出現,商品供給將更加穩定。

 

權益方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了大方針,后續具體產業政策的出臺將明確行業景氣度的方向和持續性。大方向上,房住不炒和財政紀律約束決定了地產和基建沒有大的空間,行業政策的邊際修復不改個體放棄信用風險的出清進程,雙碳政策支持的新能源和老能源綠色升級依然是高確定性的方向。本次會議前兩個禮拜市場已經通過提前上漲反映了政策預期,風險偏好對估值的提振告一段落,轉入政策兌現階段。

 

美國商務部“實體清單”新增34家中國企業,以軍工、電子類為主,打擊了市場情緒。但全球產業鏈早已離不開中國制造,內外雙循環增強了我們的經濟韌性,股市在結構上依然有豐富機會,需要精選方向,對短期不盲目樂觀,但對長期并不悲觀。

 

海外央行輪番收緊政策,但尚未到縮表和全面加息階段,對跨境流動性影響有限。即便資金流出新興市場,中國的防疫優勢和政策穩定增強了中國資產的相對吸引力,反而可能成為“避險資產”。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