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一周,烏俄戰火延續,疫情卷土重來,流動性危機風聲鶴唳,多重因素推動的多米諾骨牌效應不斷演繹,今天上證指數下跌近5%。


如此恐慌的情緒并不常見。我們做了一組統計。自2015年以來的近2000個交易日,上證指數僅有51個交易日盤中下跌超過4%。

從分布來看,主要集中于2015年下半年至2016初、2018年這兩輪A股的大級別調整中。另外,2020年初國內疫情蔓延,春節后市場恐慌情緒集中爆發,也曾超跌4%。

有機構總結了本輪調整的特點:經歷連續下跌之后,交易層面出現了情緒的負反饋現象,陷入了“下跌-賣出-進一步下跌”的循環。并且,一些產品設有止損線,一旦臨近則需被動賣出,加劇了拋售的壓力。

恐慌中的下跌無法用基本面解釋,就好比狂熱時的上漲也與基本面脫鉤。當漲幅透支了業績,額外的收益來自于估值溢價,有些溢價建立在扎實的基本面之上,持續性強,然而更多的則是情緒一通爆炒,來去匆匆。

多空力量的角逐決定了短期市場的走勢。當兩股力量相持不下時,市場進入震蕩,直到一方占據上風,市場開始形成趨勢,而后自我加強,最后滑向超漲或超跌的局面。走向極致的過程中,“動物精神”支配著大部分市場參與者。

凱恩斯觀察到,當人們做重大投資決策時,必須依靠信心。人類所做的大量決策,比如買什么資產,持有多少資產,做出決定時都是基于這些決定“看起來是正確的”。

有時候,信心是合理的,有時候又不合理。一向以穩健投資著稱的荷蘭人開創了保險業,卻也制造出人類第一個金融泡沫“郁金香泡沫”。

《動物精神》的作者羅伯特·席勒說,自有美利堅合眾國以來,經濟衰退就一直被認為是缺乏信心的結果。因此,1902年美國股市崩盤時,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和各大銀行家集中資金投資股票市場,試圖恢復信心。富蘭克林·羅斯福在1933年的大蕭條中說:“我們唯一應該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span>

情緒的驚濤駭浪中,基本面是堅實的錨。相比情緒的波瀾起伏,基本面是更可靠的因素,訂單看得見,產品摸得著,競爭格局可以分析,企業家精神能夠考察……

長期視角下,“波動”并不可怕,“永久損失”才是投資中真正的風險。

如果把股票、債券、現金這些大類資產按風險由高到底進行排列,多數人都會把股票放在首位。但如果考慮不同的投資期限,它們的風險收益特征將如何變化?

杰里米·西格爾曾對這個問題做過研究,他在《股市長線法寶》做了一組統計,自1802年以來持有1~30年不等,分別統計美國股票、債券與短期國債這三類資產,在通貨膨脹調整后的收益率最好與最壞的情況。

數據顯示,持有時間越短,股票收益率的極差越大,即波動越大,這與我們平時的認知相符。

隨著持有期拉長,股票收益率極差縮小的速度遠超債券和國債。在波動減小的同時,當你持有超過10年以上,股票的最低收益率有望跑贏債券和短期國債。

所以,對股票資產而言,時間是短期投機客的敵人,卻是長期投資者的朋友。

既然時間是權益投資中的重要變量,那么在開始投資前,一定要對自己誠實,確定能否長期持有,能否承受20%以上的回撤。每一次的下跌都是壓力測試,如果嚴重影響到你的生活品質和精神狀態,就應該重新思考資產配置的比例。

巴菲特說他喜歡漢堡,當漢堡包折價銷售時,他會吃更多的漢堡。但是很多投資者在“漢堡”打折銷售的時候,卻把手里的漢堡扔掉了,因為他們懷疑自己手里的漢堡變質了。

市場超跌已經釋放了大量風險,一些優質的企業能夠以更低的價格買入了,無論手中是否仍有子彈,是可以樂觀一點的時候了。

畢竟,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但我們首先要做的,是確保自己能夠穿越前面的寒冬。正如張文宏醫生所說,當我們看清了前方的道路和必將到來的春天,又有什么可以畏懼的呢?

圖片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