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圖.jpg


開年以來的市場,無論是于投資者還是管理人,無疑都是難熬的。4月底開始的上漲給了在場的人們希望,但在美國超預期加息的沖擊和內部不明朗的局勢下,反彈還是反轉的分歧開始浮現。


市場磨底很難熬,倘若反彈以后又跌下去,更難熬。等待反轉的過程,壓抑而焦躁,那一刻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臨,有沒有來臨。想起曾經爆紅的一段話:


我慢慢明白了我為什么不快樂,因為我總是期待一個結果??匆槐緯诖屛易兩羁?,吃飯游泳期待它讓我一斤斤瘦下來,發一條短信期待它被回復,對人好期待它回應也好,寫一個故事說一個心情期待它被關注被安慰,參加一個活動期待換來充實豐富的經歷……


如果在基金行業,大概就是,我總是期待一個結果,打開一次app就期待看到基金漲了,市場漲了2個點就期待我的基金至少也有2個點,今天漲了就期待明天還會漲,已經反彈了20%就期待繼續反彈20%……


沒有任何一個行業比基金行業更看重結果,在這個行業里,投資業績就是一切,talk is cheap, show me your凈值。過程的重要性自然就往后排了。而過程又如此的重要,所有的結果都只是過程的最終體現。


所以,不妨問問自己,我真的有好好對待投資的過程嗎?我真的享受這個過程嗎?


如果這個過程讓你很痛苦,你只是急切地希望獲得一個結果來終結這種痛苦,或者期待一波大牛市就財務自由,那或許你不應該留在這個市場上。如果你的預期是通過長期投資來獲得市場平均回報,或者略超出于市場的平均回報,那這個市場是適合你的。


該如何熬過去這段有點難的時光呢?


別熬了,轉換一下思路,試試看發掘一些潛在的價值,享受這個過程吧。


市場下跌以及震蕩的時候,至少有三重價值是顯而易見的。首先,強產業邏輯和超預期成長的公司會在逆境中崛起。其次,優秀管理人的認知會在快速變化的市場中飛速進化。再次,市場的快速變化帶來的沖擊,有助于投資者和管理人再次選擇和匹配。


70年代全球滯漲,但70年代后期美股市場誕生了史上最強的一輪成長行情。信息革命浪潮中,以英特爾為代表的科技小盤股迅速崛起,成為全球增長的新引擎,代表科技成長的納斯達克指數大幅跑贏以傳統行業為主的標普500。


無獨有偶,70年代的德國同樣面臨油價飆升帶來的輸入型通脹壓力,但憑借強大的制造業不斷擴大在全球的出口份額,有力地支撐了德國經濟、貨幣及股市。


與德國類似,日本在第一次石油危機后,迅速由化工、鋼鐵等資本密集型的產業轉向計算機、電子等技術密集型的產業。產業轉型之上,能耗水平卻大幅下降,出口份額繼續攀升,經濟受到的成本沖擊顯著下降,實現了滯脹環境下的成功“逆襲”,日本股市也自1975年開始走出了十年長牛。


經歷一輪危機,市場會留下真正具備核心競爭力和寬闊護城河的企業,以及仍然在高速成長的企業。能否識別這些企業,正是管理人投資能力強弱的集中體現。


判斷管理人研究工作是否扎實的關鍵,在于優秀公司“落難”的時候,敢不敢加倉,兌現遠期市值目標后,敢不敢減倉??此坪唵蔚馁I賣動作背后,是深度研究的積累和超出市場的認知。


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劇烈震蕩的市場時候,往往是絕佳的觀察機會。管理人的能力圈是否可靠,有沒有風格漂移,有沒有渾水摸魚,以往的業績到底是時代的β還是自身的α,在這種時候都格外明顯。


所謂大浪淘沙,即是如此。


如果能完整經歷這樣一個過程,投資者對于管理人以及投資這件事本身的認知會有一個質的飛躍,而投資就是一個認知變現的過程。投資者和管理人在一輪又一輪的牛熊中不斷迭代,進而一次又一次地雙向匹配,這才是過程的意義。


沒有人能躺在功勞簿上賺錢,認知和投資能力的不斷進化,不斷為投資者創造價值,才是這個行業生存的根本。投資者可以當它是一場找茬游戲,不斷去檢驗自己的管理人是否有優秀的投資能力,是否在能力圈內行事,是否適合自己。


參與這個過程,成為這個過程的一部分,而不是只等待一個結果。這是一切快樂的法門。


與投資者產生深刻的連接和深度的信任,讓投資者感受到投資帶來的平和與快樂,而不是只有下跌時的焦灼和上漲時的狂喜,或許是每個管理人都想做到,但又極難做到的事情。


至少,我們已經在路上了。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