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以來,被提到最多的就是,市場到底了嗎?


基金經理、賣方分析師、財經大V們從各個角度分析,總結出市場見底的種種信號:新增社融增速回升、估值水平降到歷史低位、外部流動性邊際改善、成交低迷換手率下降、K線隱約走出“W”曲線……


市場估值似乎確實已到了歷史低位。截至2022年5月15日階段性低點,Wind全A(除金融、石油石化)的估值水平降至25倍,到達近五年16%分位數水平。創業板指和滬深300估值分別為47倍和12倍,分別到達近五年的37%分位和23%分位。


日成交額一度從萬億萎縮至六千億,對應換手率已經接近歷史低位。與此同時,外部流動性已經改善,十年期美國國債利率5月沖高回落。


融資融券余額自2021年9月10日見頂后,持續下行超半年,4月29日階段性到底,節后開始回升。而市場反映的是預期的拐點,往往領先基本面的變化,4月26日,萬得全A、創業板指、滬深300已同時階段性見底,次日開啟上漲。


1.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所以,4月26日就是市場大底嗎?


市場大底只能用后視鏡看,當它到來的時候,投資者往往渾然不覺。2005年6月6日,998點的歷史大底過去兩周后,證券新聞的大幅標題仍然是“不改弱市”、“多空分歧”,“跌多就買”的聲音只能以兩行小標在報紙的角落出現?;蛟S這一輪也只有等杠桿加到高位、估值也漲到高位的時候,市場才發現大底原來早已過去。


2.jpg

來源:韭圈兒


一些側面的信號也能讓投資者感知到市場溫度的變化。


富時中國50三倍做空指數,標的是在港交所上市的總市值最高的50只中國上市公司股票,從這個指數可以一窺外國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的信心。


2月18-3月22日,富時中國50三倍做空ETF經歷了脈沖式沖高回落,最高上漲150%,然后歸于平靜,與2020年初非常相似。2018年,該指數幾乎整年都在高位徘徊,直到2019年1月才逐漸回落,投資者極度悲觀,做空情緒充斥市場。


3.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買方和賣方經常拿今年的市場與2018年相比,然而,從富時中國50三倍做空指數來看,今年的市場并不像2018年的持續性悲觀,與2020年初更為相似。投資者不是失去了投資的動力,而是在等待那個最佳擊球點。


就像去菜市場買魚,無論活魚死魚,最終都有人買。精明的買家都在等待魚斷氣的那一刻。投資和買魚的不同在于,看不到“魚是否死了”,只能通過相對價格和其它人的行為去觀察。倘若大部分人都開始相信“魚死了”,那么資金便會蜂擁而至,價格快速上行。


市場的低迷、疫情帶來的供應鏈的損傷,很容易讓人陷入悲觀的情緒中,忽視了黑暗中的微光。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1.1%,這足以讓人感到悲觀。但是1—4月份,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5.2%。


物流受阻的一個月,社區團購在上海爆發式增長,大量的必需品消費需求通過團購在消化。


小區的居民們正熱火朝天地談論著吃吃喝喝,談論疫情結束后要去的地方,要見的朋友,要添置的東西。即將解封的人們,正在等待著電商購物節的到來。旅游的需求、買車的需求,也都在醞釀中。消費與投資需求一樣,被壓抑過久就會迎來反彈。一個人一天不能吃八頓飯,但可以吃3頓飯+3頓零食+2頓水果。


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永遠存在,而現在這種需求正在等待釋放。經濟數據或許滯后了,但真實的需求無法隱藏。你只要下樓走一走,就能看到旺盛的需求正在等待爆發,希望已經在萌芽。


查理·芒格曾說,人生的秘訣就是提防自己的大腦誤導你,我比大多數人更成功的部分原因是,我善于破壞自己最喜歡的想法。


市場從低迷到火熱,時間往往不長,但市場反轉的時候,大多數投資者都停留在市場仍然在下跌的悲觀情緒中。反轉的時刻常常難以捕捉,最好的方法或許是永遠保持樂觀,永遠尋找機會。


2015年的黑暗過后,核心資產崛起了。2018年的絕望過后,新能源登場了。A股市場最悲觀的時刻,往往也是新力量崛起的時刻。下一輪的產業方向在哪里,比猜底更重要。


市場風云變幻,波譎云詭,沒有在驚濤駭浪中搏擊過,沒有在至暗時刻里下注過,恐怕不足以談投資。


從狂熱到忐忑,從忐忑到恐慌,從恐慌到悲觀甚至絕望,再慢慢萌發信心,催生樂觀,市場總是這樣周而復始,走過一站又一站。


在穿越周期的漫長歷程中,理智與耐心是不可或缺的良藥。


圖片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