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資圈,宏觀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


權益投資以自下而上的選股派居多,自上而下的策略派不多,大都分布在宏觀對沖基金中。宏觀主要是把握大的方向,研究市場的溫度和行業的性價比,給出倉位和行業配置的建議。


在大多數機構中,宏觀對于投資的作用很難被量化,牛市的時候也很難體現出價值。反而是市場下行的時候,宏觀研究對于倉位和行業配置的把控才得以體現。這和經濟學理論的發展有某種相似性。


大蕭條開始后,古典經濟學幾乎完全失效了,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橫空出世,改變了經濟學和經濟決策,并成為此后快速發展的宏觀經濟學的思想源泉。


1970年代,美國陷入滯脹,一統江湖40年的凱恩斯主義失效。學界甚至認為,凱恩斯主義是滯脹形成的重要推手。凱恩斯主義的濫用導致財政赤字不斷擴大,貨幣政策只能維持寬松,造成高通脹的局面。市場又重新呼喚自由主義,新古典經濟學成為主流。


時隔五十年,經濟理論開始向中間回歸,金融監管、分業經營重新登場,政府通過財政擴張來穩定經濟。



過去幾百年間,相信自由市場的古典經濟學與主張市場失靈時政府干預的凱恩斯理論此消彼長,本質上反映了經濟和社會主要矛盾的變遷。


理論不等于正確的思想,而是一種符合它所誕生的時代的思想或者方法論,它能解決那個時代所面臨的問題,但不能解決此后發生的所有問題。恰如資管產品,從來都沒有最正確的產品,只有適合投資者的產品。


經濟理論隨著世界的變化不斷地演進,背后政府主體與市場的關系也在不斷變化。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也如經濟周期一樣,從來就不是兩極,也不是在某一點不變,而是來回做著鐘擺運動。


歷史總是這樣不斷輪回,小到人體的生物鐘,市場的波動,大到經濟的運轉,權力的更迭,一切都做著鐘擺式的周期運動。世上沒有絕對的靜止,只有相對的運動。


市場內部的關系也在不斷發生變化。


二戰造成了歐洲的割裂,但二戰結束后,歐洲開始推行一體化,鼓勵各國的貿易及要素流通,恰似中國正在推行的全國統一大市場。盡管都是一個中國,但各個省市之間,不可避免地存在自我小循環;過去幾十年發展形成的各個大企業大平臺,都以競爭的姿態相互封鎖。


建立統一大市場,消除行政壁壘,消除大平臺之間的不正當競爭,形成一個要素和商品自由流動的市場,能夠在蕭條期激發經濟活力,促進企業的良性競爭。如果從這個角度去看,統一大市場無疑是一個利好因素。


每個事物都具有兩面性,投資最重要的是理性地去分析事物發展的進程,在模糊的現實中找到那些細微的尚未被發現的機會。等到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機會也就消失了。任何對事物盲目的定義和批判,在投資上都可能導致災難性的后果。因此,芒格不斷強調,遠離一切極端的意識形態,它會讓人喪失理智。


一切不過是歷史的重現。理解了這一點,就能從悲觀的情緒中抽身出來,看明白這次也沒什么不一樣。周期的轉折點才有彎道超車的機會。危機兩個字拆開看,是“?!迸c“機”。如果判斷我們已經處在一場嚴重的危機中,就絕不要浪費它,這樣的機會不常有。


亞當·斯密開創的微觀經濟學,凱恩斯開創的宏觀經濟學,恰似投資領域的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策略。沒有絕對的對錯好壞,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凱恩斯曾說,那些相信自己不受任何知識影響的講求實際的人,通常是某些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權威的瘋子們,他們聽到空氣中的聲音,把他們的瘋狂從幾年前的某個學術文人身上提煉出來。


宏觀環境有時候會令人悲觀,但如果能看到更大的周期,也就能明白一切都只是輪回。無論宏觀經濟如何變化,經濟最終都要回歸到企業的生產,而這也是投資最終的落腳點:在時代的浪潮下,尋找真正具備競爭力的企業。


退潮時才知道誰在裸泳。危機給企業帶來的直接影響不是衰退,而是分化。盡管好企業也會被殺估值,但堅挺的基本面讓他們在危機中脫穎而出。


iPhone 于2007年6月推出,2008年1月至10月間,蘋果的股價下跌了一半,而現在蘋果的股價相比當時上漲了166倍。經濟衰退或者金融危機也許會在短期內對公司的股價形成沖擊,但影響不了公司真正的價值。


2018年,貿易戰疊加民營企業退出歷史舞臺的傳言,市場情緒降到冰點,大量好公司估值被殺到歷史低點。然而,2019年開始,中國的光伏新能源企業異軍突起,上下游幾大細分領域龍頭的股價都實現了三年5倍的超高速增長。


正是這些真正具備價值的公司,為投資者帶來了最多的回報。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教授亨德里克·貝森賓德(Hendrik Bessembinder)發現,幾十年來,在股市中的絕大多數回報來自一小部分公司。


Baillie Gifford的傳奇基金經理安德森認為,盡量不要擔心短期的市場走勢,也不去猜測地緣政治,因為這不利于做出良好的長期投資決策。


“比起這個,我對于支持那些公司和創始人所做出的判斷更加自信一些……永遠會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如果你能忍受它,試圖找到極端的贏家是最好的投資方式?!?/span>


他無視大批反對者,在一些偉大公司的早期發展階段下了重注,并在它們盈利之前堅持了很多年。


巴菲特也曾說,擁有優秀公司的一部分股權,也強過100%控股一家平庸的企業。


所有已知的風險都可以被定價,投資中最大的風險就是沒有預見到的風險。市場下跌到這一步,俄烏沖突、疫情擴散等負面因素都逐漸計入了資產價格,估值來到合理區間。


這個階段基金公司的自購也達到高潮。截至5月10日,今年已有67家基金公司進行自購,合計自購次數130次,總金額超過20億元。


朱雀基金也在用實際行動踐行著。今年年初,市場剛開始調整時,朱雀基金就自購了3000萬旗下權益基金,截至5月5日,朱雀投資及員工、朱雀基金及員工累計持有朱雀基金的產品規模(含公募產品、資管計劃及擔任投顧的產品)達到5.2億元,其中高管、基金經理及投資經理合計持有5200萬元。


信心構筑于能力之上,能力建設必須在規模前面,日拱一卒,不斷精進。相比過往,朱雀基金擁有更綜合的實力、更強的能力、更加完善的合伙文化,和更加聚焦優異的資產端、更加互信成熟的負債端,更有信心在正確的方向上努力進取。


在高質量發展方向上,我們將堅守在能力圈內的3060雙碳賽道上,重點布局兩大方向的中國公司:引領推動人類社會進步升級的全球領軍企業,和內循環統一大市場的基礎產業龍頭公司。


黎明前的夜往往最黑,能熬住的人也更少。跑得快的人或許不會輸,但熬得住的人更有可能贏。


凱恩斯曾說,人類大部分積極的行為來自于自發的樂觀主義,而非計算后的理性預期。對于投資這個行業,樂觀或許是一種必備的素養。


悲觀者也許正確,但樂觀者往往成功。    


圖片

注:根據相關規定,朱雀基金及員工持有朱雀基金的產品份額六個月后可贖回,朱雀投資及員工持有的份額無鎖定期。朱雀投資是對朱雀基金控股股東朱雀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原朱雀股權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朱雀股權”)、上海朱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朱雀資產”)、上海朱雀投資發展中心(有限合伙)(簡稱“朱雀合伙”)及相關企業的總稱。

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